第106章 六十五.浮空船
书名:诺克萨斯传 作者:半夜撰笔 本章字数:2689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1:33:12

德玛西亚人,看到他们的战争巨像正在急速坠落。

洁白的石像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漫长的弧线,然后轰然落地,声势仿佛山岳垮塌,河水断流;由禁魔石铸造的坚硬躯壳,如今竟然像极了老兵手里的塔盾,满是起伏的坑洼,和割手的毛边。不知道是怎样恐怖的爆炸,才给它带来了这样的伤势!

拉克珊娜与盖伦两兄妹疯狂的夹动胯下战马,朝着加里奥坠落的方向狂奔而去。

“所有人警戒!”

“派出斥候联络后续部队——我们需要滑轮,铁索!——如果加里奥陷入了沉睡的话!”

缇娅娜的命令听上去永远是那么有条不紊:

“把眼镜都瞪大了小伙子们,奎因那家伙不在,我得靠你们了!”

听到这样话语的德玛西亚斥候们,兴奋的捶了捶自己的胸口,像是外出觅食的工蚁一般散入了莽原与丛林当中,替他们心目中的蚁后,收罗着附近的信息。

望着斥候们四散离去,缇娅娜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坐骑发出了‘嗬啊’的指令!

马蹄奋起,如踏风行雾,倏忽之间,便到达了加里奥的身边。

靠的近了,缇娅娜才看清楚了加里奥身上的伤痕。

那些洁白且坚固的禁魔石,被火药粗暴的撕开了衣衫,露出了内里素净的核心。各种深深浅浅的蓝,正在核心部分的肌体上,疯狂的攒动,仿佛雷霆。

这是传奇石匠杜朗大人的手法——在他弄清楚了加里奥由石像转变为战士的因由之后,他就出手为这个自己引以为豪的作品,雕刻了一枚‘石之心’。这颗石之心,受到传奇石匠和加里奥二人组的加持,能将接收到的所有魔法照单全收,并且转化成加里奥最爱的自然魔法——雷霆,罡风,破碎山岩——这些都是大块头热爱使用的法术——不仅如此,它还能将多出来的魔法能量,凝结成一面吸附在加里奥皮肤上面的光盾,阻绝足量的物理伤害。

这种光盾的法术,则是开国皇帝奥伦,为杜朗提供的灵感。

可惜,这颗石之心有一颗巨大的缺点——在当时的年代里没有能够体现——但在岁月流逝,符文魔法渐渐式微的情况下,石之心再也没有被魔法能量灌满的那一天——加里奥的‘杜朗护盾’,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式的法术。

谁都听说过。

但是谁都没有见过。

“要是我的魔法更强一些的话,它根本不会受到这样的伤害!”

拉克珊娜自责的说道。

她的手掌摁在加里奥的伤口上,明亮的光芒闪烁其中,仿佛流水一般,倾注进了被火药硬生生炸出来的,丑陋的伤口当中。

她始终是一个善良的人,无论是对人,或者物,拉克珊娜都抱着一颗同情且怜悯的心。

“别自责,拉克珊娜。”

加里奥的声音沉闷得就像乌云里的雷霆:

“从来没有哪个法师能够单独灌满石之心——你能将我唤醒,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这个大块头在面对自己人的时候,温和的就像是秘银高原上的牦牛。

拉克珊娜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盖伦毫不在意的靠在了加里奥受伤的躯壳上,双臂环在胸前道:

“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哀伤之门,大块头——这可不是什么聪明人能干出来的事?”

“拉克珊娜想让我试着找到那个弑君者…狂妄之徒,应该会出现在哀伤之城——毕竟,那可是他打下来的土地。”

加里奥道:

“他杀了奥伦的后人,就得付出代价——我支持拉克珊娜的想法。”

“但你没能做到,神圣造物。”

缇娅娜终于赶到了现场,她用着尊荣的称谓呼唤道:

“而且——你还遭到了重创。”

兵马大元帅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一巴掌拍在了自己侄子的胳膊上。靠着加里奥的盖伦顿时站直了身体,大声的向缇娅娜问好:“向您致敬,元帅!”

“是谁伤害了你——他还有余力追击吗?我们要不要针对对方布防,神圣造物,还请你提供足够的信息给我。”

“嘿嘿,不用了。”

加里奥笑道:

“那家伙,也伤得不轻吧。”

虽然三个人都看不到这尊巨像的脸庞,但是他们知道,加里奥的脸上,一定挂着骄傲的笑容。

……

哀伤之门。

来回升降的悬梯,忙碌的修补匠人,还有穿着甲胄的士兵们川流不息,在城墙上下织就了一条细密的河流。

而河流之上,静静漂浮的,是一艘形态诡异地浮空船。

“就是它把那个大家伙赶跑的吧!”

一个士兵大口的将酒喝干,够着脖子向窗外打望,一面望一面说:

“它怎么能飞在天上——那个妞儿是巫女吗??”

“蠢货收声!”

脸上又新添了伤痕的佩普毫不犹豫的将手边的啤酒泼了他一脸:

“那可是斯维因大人的姘头——呸,情人——你怎么敢!?”

“哗啊——!”

周围的士兵们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八卦,纷纷的围了上来!

弑君者斯维因,此时可是诺克萨斯军中新晋的勋贵,虽然不知道他怎么翻越的弗雷尔卓德山——但就冲着他单枪匹马结盟凛冬之爪,然后深入德玛西亚雄都,一剑刺死嘉文三世来说——这可都是寻常兵丁想都不敢想的旷世奇功啊!

偏偏都落到了他一个人头上!

丘八们的眼睛里写满了四个大字:仔细说说,仔细说说!

“我可是跟着德莱厄斯大人参加了瓦尔迪斯阻击战的!——德莱厄斯大人知道吧,斯维因大人歃血为盟,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佩普拍了拍胸口,一副豪气干云的样子:“接着大人收到消息,杰里科元帅遇袭嘛,斯维因大人哪里受得了这个,肯定是星夜出发,救援元帅…………”

绘声绘色中,佩普便将‘那位女士’与斯维因结实的过程,描述了出来。其中还带着一些自己猜测出来的香艳情节,惹来了一帮臭丘八嘿嘿嘿嘿,了然于胸的默契笑声。

便在这些YD的笑声里,另一个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

“别说斯维因怎样了——亲手掀翻了海盗之王的女士,你们也敢在这里七嘴八舌的编排她,我看你们这群旱鸭子,真的是嫌命太长。”

一个看上去颇为勇悍,脸上数道刀疤的光头男人,站起了身子。他的手里是已经喝完的啤酒杯,另一只背在身后,没有显露出来。只看他用脚踢开了几个拦路丘八的座位,站到了佩普的面前,咚的一声,一柄短柄带着锁链的鱼叉,叉在桌面上,叉尖入木颇深,叉柄纹丝不动。

这人的手劲之大,手法之稳,不由得令佩普侧目三分。

“好力气!”

啪的一声,一柄火枪便拍在了桌上。

黑洞洞的枪口,不怀好意的朝着光头男人的腰肾处,一点一点的贴了过去。光头男人纹丝不动,像是被剧毒的毒蛇盯住了身形,显得非常的谨慎!

持枪的,正是瞎了一只眼睛的佩普.琼森。

他带眼罩的模样,像极了一个来自比尔吉沃特的海盗——可惜,他现在是一名光荣的诺克萨斯军人。

“你也不赖,动作很快。”

光头笑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