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死灰
书名: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本章字数:2362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3:30:54

王衍面对王贡的指责,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低下头,一时无法反驳。

“你自个儿好好想想,为着个女人,自毁前程到底值不值。”

说完,王贡拂袖离去。

走到院外,他摇摇头,这个儿子终究是废了,再如何指望也无用,不若看看其他儿子。

想到这里,他朝前院走去。

留下的王衍在王夫人跟前侍疾,吴氏是个机灵的,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把握的很好。

就像现下,她只默默地替王夫人擦拭着手,对于王衍,是一句话没说。

看着她,王衍不知在想着什么,突地,收回了目光。

“劳你照应着母亲了。”说完,他转身出了屋子。

一出去,便命人去打听了费家的事,他虽对费懋中动手,但不至于将人打的多重。

皇上此番只罚他王家,却不过问缘由,未免太过偏心。

难道就因为崔家,而如此薄待他们王家?连他们王家立下的功绩,也不放在心上。

若是真如此,未免太过凉薄!

不知怎么的,他想到了之前崔元淑说的话,一瞬又立即清醒,摇摇头,将那些杂乱的想法挥出去。

此时,崔家里头,崔恂心情不错地调试着琴弦。

王家和费家的事他当然清楚,不仅清楚,还掺和了一脚。

正所谓自个儿送上门的把柄,不抓白不抓。

琴弦声响起,突地被一声脚步打断,他抬头看去,就见一个黄衣的少女惊慌地抬起头,有些拘谨。

他想了想,知晓了这是谁,“过来找贞儿的?”

马琴脸颊微热,两手攥着衣角,垂下头去,“是,无意打搅……您,还请恕罪。”

没有计较称呼,他颇为宽和,淡淡地笑了笑道:“无碍,顺着身后的路直走,再左拐就能到颉芳斋了。”

说完,低下头继续拨弄着琴弦。

马琴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福了福,招呼了丫鬟离去。

她回过头,崔恂还是坐在那方亭子里,禾青的宽袍衬得他极为清俊朗目。

若不是崔九贞的父亲就好了。

眼中有些失落,也没叫自己的丫鬟瞧见,待到了颉芳斋,她重新换上笑脸奔上前。

“我今儿个可是专程来送请帖的,这回不许拒绝,不然我可不理你了。”

崔九贞扬眉,“你家又要办什么宴呐?”

两人进了厅里坐下,马琴吃了口茶,才道:“赏花宴,我知道你去过了谢家,看过谢家桃花林,不过我们家也不差的。”

想了想,加了句,“保管你不会失望就是。”

崔九贞明了,若是从前,她定然不打算去的。

毕竟有着崔元淑在,没事儿也会寻个几分事出来,麻烦的很。

而如今,京中都已知晓她这个崔家大小姐,若再继续躲着避着,未免教人觉着太孤傲。

再者说,往后嫁进了谢家,也避免不了,总不能一辈子不出去打交道。

见她应下,马琴高高兴兴地将带来的帖子递上。

粉色帖子,烫金的花边,倒是符合这宴会的意义。

里头簪花小楷写的字很是柔美清丽,一看就不是马琴能写出来的。

这样的笔力,恐怕也是出自大家族培养,想了想,很快就知道了是谁。

“你这嫂嫂的字功底不错。”

马琴听了,笑道:“你怎么跟我嫂嫂一般,她也夸你的字闺中难见。”

“哦?她看过我的字?”

“说是好几年前,在寺里见过你写的几行字。”

崔九贞惊讶,她倒不知还有这么一回事。

“咳,也就字能看看。”除了这个,她琴棋画都不太会。

原主应当是不错的,但她没学过。

又说了会儿话,马琴见着天色已晚,便告辞回去了。

临走前也不忘唠叨几句,让她别忘了赴宴。

再经过花园子时,那亭子里已经没了身影,马琴有些说不上来的失落。

过了几日,崔九贞如约出了门去马家赴宴。

她今儿个穿了身月白色的银线刻丝衣裙,头上也只戴了珠花,淡妆宜人,说不出的清丽温婉。

当然,忽略她时不时晃悠的脚,看着也确实赏心悦目。

到了马家,从侧门上了轿子进内院,一路上来迎人的婆子丫鬟们络绎不绝。

待到了宴客的地儿,她下了轿,就见一穿着淡紫色锦绣花纹衣裳的妇人走来。

约摸二十上下的年纪,鹅蛋脸,眉眼很是温和,仿佛天生带了几分笑意,教人好感顿生。

“几回下帖,可算把你盼来了。”

她上前牵了崔九贞的手。

“是我的不是,胡嫂嫂莫怪,只是之前忙着,空闲的日子也少。”崔九贞说道。

“哪里的话,你们家的事儿我也听说了。”

两人进了院子,一股脂粉味儿飘来,香是香了,可太多了就未免有些熏人了。

她有些不适地按了按鼻子,也避开了那些打量她的目光。

胡氏是个通透的,见她如此,便将她引到了一间小厅内,“琴儿与我说过,你不喜味道浓的,也不喜人太多,那就坐在这儿,只偶有几个人过来歇歇,不会吵着你。”

“那便多谢胡嫂嫂了。”她弯唇笑道。

胡氏点头,陪着她说了会儿话,又安排丫鬟们伺候好,这才去招呼旁人。

不一会儿,马琴过来,额上冒着几许汗气,坐下就连吃了两杯茶水。

“气死我了,那姓焦的若不是嫁进了章家,怎会能过来,还一副清高的模样,作死了。”

她皱着鼻子嘀咕道。

崔九贞起初不在意,但听到章家便愣住了。

“你说的嫁进章家的人,可是那个焦婉君?”

“原来你也知道她啊?”马琴撇撇嘴,“也是,就她那性子,谁不知道。”

崔九贞沉默了,她抿紧唇看着不知何处,失神着。

她没记错的话,张璟后来娶的白月光正是焦婉君,也是这件事,压倒了原主,让她心如死灰早早去了。

所以这会儿,焦婉君应该是刚成亲没多久咯?

五年后,等章家父子相继离世,焦婉君守孝三年,最后在焦家的劝导下,以及张璟的诚意打动下,改嫁给了他。

也逼死了原主。

【河南的亲们挺住啊!在这样的天灾面前,温暖会一直陪伴你们,一起加油!】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