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黑吃黑(求收藏求追读)
书名:当朝画魂师 作者:温酒煮白薯 本章字数:2441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2:59:03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待在柴房但对外界了若指掌的丁长生心生恶寒,同时腾起的怒火也是让其拳头紧握。

他万万没想到让这座小城内外如此团结的原因竟是因为一个字!

钱!

亦或者说是以他人性命为代价换来的钱...

将周围村子里的人或抓或骗当做肉票,之后再用造畜邪术将之化作一头头口不能言的畜生,任人宰割。

说实话,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可这座小城内的百姓竟是成了此等人神共愤恶事的帮凶!

在柴房内看似躲清静的丁长生早就让化作六翅天蚕的养蛊老者暗中摸了出去,正好借冒失的宋星河在别院内大闹的空荡,将城中虚实探了个八九不离十。

知道的越多,震撼也就越多。

白日里街面上那些看似纯良的百姓,私下里竟是生生目睹他人身死而冷血不动的刽子手。

这些人无疑比京城中的那些张屠夫之流可憎百倍....

此时盘踞在檀木盒子同样感受到丁长生无声愤怒的养蛊老者,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这就有点大惊小怪了,这里可不比京城那样繁华富庶...”

“这些生民为了活命什么干不出来...”

“打家劫舍刀口舔血这自古都有,老夫见的多了...”

“像这等光抓人过来,便是能得十贯钱银的好事,做梦都想不到啊...”

闻言的丁长生冷笑道。

“十贯?不过是九牛一毛...”

那些被用作替代老弱病残或病死牲畜的流民,也许到死都想不明白如今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随着那一众兵卒入城,寂静的城里也反复焕发了生机。

窸窸窣窣的响动伴随着一双双躲在窗户后面的眼睛,让这个前来交易的将领有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他下意识的挪动快了步子,想要赶紧交割尽快离去。

若非是打听到这里还有牛羊马匹,像这等乡野小城他这辈子都不愿踏足一步。

从里到外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

下意识的他缩了缩脖子,可转角却看见一条通体黑亮的野狗蹲在角落上下打量着他。

一双眸子里竟是透着些许人味,这让他大感意外。

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快走几步来到那黑狗面前俯身摸着它的头。

四目相对,那种无法言明的奇怪感觉始终令他不知为何。

“大人,莫要耽误时间快走几步,免得我家主人等急了...”

“大人若是喜欢此物,亦可在出城时将之一并带走...”、

“也算是我家主人的一番心意...”

那将领闻言顿时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说罢转身离去同引路之人一并离开,徒留那条黑狗在寒风中呜咽不休。

而此刻的丁长生潜伏在客栈内探查着周遭的一举一动,而寂静夜晚突然传来的杂乱脚步声也是令其疑心顿起。

心意一动,那养蛊老者再度化作巴掌大小的蜈蚣,极不情愿的顺着门缝钻了出去。

紧跟着那一行人马混入了别院...

别院里,早有人等候多时了...

“我说秦老,这次总该不会让我失望了吧...”

这个名叫秦元公的神秘老头闻言也是点头轻笑道。

“陈大人还请息怒,这次的货可比之前要好太多了...”

“来人,都给我带上来!”

一声招呼,六畜齐鸣。

眼前之物顿时令这位陈大人眼眸发亮,除了那些用来果脯的牛羊猪驴之外竟是还有几匹目光灼灼的宝驹。

此等东西时值眼下可是少有的稀罕物件,标标准准的有市无价。

秦元公眼见其一双眼睛都被那些战马吸引挪不开半分,心中更是鄙夷轻笑。

这些看似威风凛凛的战马,大都是他差人从战场上的死人堆里拖出来的。

趁着还未死透把皮就这么活生生薄下来,然后以特殊秘法加以保存。

等时机成熟,便可用那些流民的身体行造畜邪术!

“好好好,没想到秦公这里竟是还有这等稀罕物...”

“宝玉虽好,可也得付出代价不是?”

“秦公所言极是,来人将我带的礼物呈上来给秦公长长眼...”

说罢,身后两个兵卒将随身背着的麻布袋子随意丢在身前。

刚刚掀开一角,其中大盛的珠光宝气直晃的人眼晕。

秦元公仅仅只是朝内瞥了一眼,嘴角便是浮现出一丝笑意。

但这些还不足以让他们带走这些他“精心调教”出来的宝驹。

“东西虽好,可也仅仅能带走这些无用的畜生...”

“秦公你这是何意,要知道这些东西可都是我们提着脑袋从别人的刀口下抢来的!”

如今漠北大局已乱,西凉铁骑给的压力让他们内部彻底乱了阵脚。

一些欲要投靠西凉王的漠北藩国也成了其他人进攻的对象...

而袋子里的这些金银细软皆是他们屠城所得,可付出的代价却也不小。

一听这些还不足带走那些马匹,这位陈大人顿时现出几分匪气。

“秦老头平日里我等敬重你不过是看在这些畜生的面子上,给你这些金银已是够你置办口好棺材了,不要得寸进尺小心连口薄棺都买不到!”

“陈大人你怕是忘了我留下城的规矩....”

钱货两清,交易无悔!

“好的东西自然可以留下,至于垃圾...”

“就哪里来回哪去!”

“你个老不死的,真是找死!”

只见一个兵卒闻言大怒,说话间抽刀便朝那秦元公砍去。

漠北自古民风剽悍,个个都是在生死搏杀中成长起来的,如此岂会受你一个黄土都埋到后脖颈老不死的鸟气!

“能不能带走,能不能留下...”

“你说了不算,先得问问我手里的这把刀!”

几人仗着一番血勇,竟是要在他人地盘上动手。

秦元公见状不怒反喜,好像正等待着这个机会。

只见快刀寒光一闪,刀锋径直朝其面门狠狠剁了过来。

那布满皱纹的额头眼瞅着就要被一刀斩开,可猛然一道寒光急急掠过。

那兵卒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腕同自己的小臂彻底分家,伤口先是一凉,紧接着一麻转眼便是凄厉入肺腑的剧痛传来。

“手....手...我的手....”

顷刻间...

血腥弥漫,剑拔弩张。

.....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