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有眼无珠
书名:鉴宝龙王 作者:剑之名 本章字数:3562字 更新时间:2021/07/26 00:14:09

这块玉佩不是别的,正是不久前吕长云举办的拍卖会中的第一件拍品“西周和田黄玉龙凤佩”中的其中一块。

这龙凤佩本是一对。

出现在那场拍卖会上的,是“龙凤佩”当中的龙形佩。

最后被陆洲东以二十四万的价格拍下。

若是按照陆洲东的眼光,区区一件残品根本不入他眼。

即便这是西周的玩意儿,他也绝对不会多看一眼。

但没人知道,在拍卖会开始之前,陆洲东就已经见过了龙凤佩中的另外一块凤形佩!

如若不然,陆洲东绝对不会将一件残品拍下。

而那另外一块的凤形佩,便是在这恒永典当行中见到的。

那时陆洲东陪着老冯前来说理,进了恒永典当行后,他习惯性的先扫视了一遍典当行的货架。

每个典当行都会有一个这样的货架,上边摆满了明码标价的物件,这些叫流当品。

所谓流当品,便是逾期未赎回的典当品。

典当品一旦逾期未赎回,这物件的主人就彻底变成了典当行,无论是转卖还是赠送,皆由典当行定夺,原主人也就是当户再无权干涉。

这种物件,行里人就称其为“流当品”。

虽说古玩街物件最多最全的地方是各大小摊位,但一家规模不小的典当行中,物件却也不在少数。

而且,即便典当行中的物件没有外头摊位上的多,可有一点是小摊位绝对无法比拟的。

那就是——真!

古玩行中有一句老话,小摊十有九假。

因为小摊上的玩意儿一般都是摊位老板自己去淘的,或者干脆自己将现代工艺品做旧充当古玩售卖。

可典当行不一样。

典当行首先是“典当”,其次才是“售卖”。

这中间,还要过一遍朝奉的手。

朝奉是谁?

二叔公!

当铺里的鉴宝师!

就拿恒永典当行的老骚包朝奉徐景龙来说,这家伙人品是差,但眼力绝对不在天下宝斋曹金宝之下。

经过他手的物件,真假一目了然。

这一点,也得到了陆洲东的认可。

当时陆洲东扫了一眼货架,上边的物件全都对。

甚至,还有比这单个凤形佩价值更高的物件。

但在陆洲东来看,这所有的物件里,也就凤形佩还值得入手。

其他的物件,标价的确没毛病,都是物有所值。

可就是因此,这东西没有价格空间了。

若是买入,也只能再以基本相当的价格出手。

这图了什么?

毕竟这些玩意儿里也没有特别值得收藏的物件,没有收藏价值,也没有价格空间,入手没什么意义。

但这凤形佩不一样。

陆洲东即便不上手,一眼能看到的价格也在十几个达不溜,可恒永典当行为其标注的价格却仅仅三万。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徐景龙这个老骚包打眼了!

这个老骚包看出了这是和田黄玉,也看出了这只是龙凤佩当中的凤形佩,知道这是个残件。

但,他却没看出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这枚凤形佩的年份!

这东西虽没有太大的收藏价值,但若是在标价三万的基础上来说,这东西就是一个小漏!

甚至,凑齐龙凤佩后,价格将会翻上一倍不止。

这样的漏,才值得去捡。

第一次来恒永典当行的时候,陆洲东就有捡这个漏的想法了,奈何当时拍卖会就快要开始,没有闲工夫去捡这个漏。

可就连陆洲东自己都没想到,转身便在拍卖会上碰到了龙凤佩中的龙形佩。

便毫不犹豫的将龙形佩拍下。

想着拍卖会结束后立马再去恒永典当行将凤形佩搞到手。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拍卖会还没结束便出了事儿。

再接着,便是叶平来复仇,自己重伤昏迷。

好不容易醒过来,却又摊上了潜龙阁和华夏十二氏族。

一直心心念念的凤形佩,只能等到今个。

摩挲着手中的凤形佩,陆洲东嘴角微微上扬,轻声说道。

“不知,是你的运气好,还是我足够幸运。”

“我,找到了你。”

“你,等到了我。”

站在陆洲东面前的罗高猛地打了个哆嗦,一把将凤形佩抢了过来,脸色难看的喝骂道:“变态吧你!什么找到我等到你的,我可不是gay!”

陆洲东皱了皱眉:“你这法语,好不标准。”

罗高愣了一下,接着捧腹大笑了起来:“你个土老帽,跟我装什么文化人呢?我这是英语,什么狗屁法语!”

但一旁的凌霜却是怔住了,看着陆洲东,一脸诧异的说道:“gay起源于十二世纪,来自法语‘gai’,表示愉快之意,到了十九世纪,才真正有了如今gay的意思……姓陆的,你居然还懂法语?!”

这下倒是轮到陆洲东愣住了。

他那个年代,gay的发音可还没有别的意思。

看来,不只是历史断了层,就连文化也断了层。

必须要恶补一下了。

“行了,别拽什么英语法语的了,小子,买不起就别瞎哔哔,赶紧滚蛋!”

罗高就要将凤形佩送回柜台,但这时候,陆洲东却是直接将银行卡递了过去。

“三万,刷卡。”

“这东西,我要了。”

罗高和徐景龙对视一眼。

“小子,你真的假的?”

“你这卡里,怕不是连三百都没有吧?”

“真与假,你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装神弄鬼……”

罗高虽然不相信,但送上门的买卖他当然不会拒绝,接过银行卡递给票台。

三秒后,票台惊喜的叫道:“刷出来了!三万!一点不差!”

罗高嘿了一声:“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有料。”

陆洲东缓缓伸手:“东西,给我。”

罗高将凤形佩甩给陆洲东,嘲讽道:“呵呵,一个垃圾玩意儿,本店一点都不稀罕!”

徐景龙阴恻恻的笑了起来:“今个早晨一出门就有喜鹊报喜,老夫寻思会有什么喜事临门,原来是有傻子送上门来了。”

“这东西就是个残件,而且还是不值烂钱的和田黄玉,知道我们当初收的时候花了多少吗?”

“才八千!”

“这玩意儿标价三万足足一年都无人问津,本来我们都打算下礼拜降价的,却没想到居然还真有傻子愿意花三万买下。”

罗高和徐景龙两人张狂大笑。

老冯却是一张老脸苦的可怜,唉声叫道:“后生诶!你知道这家店是黑店,怎么还要在这儿买物件,这帮骗子连你个小毛孩也骗!丧心病狂!丧心病狂啊!”

纵然是跟陆洲东对着干的凌霜,也看不惯这家店的作风了,冷声斥道:“你们这帮黑心商人,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老娘今天非得把你的店给拆了!”

罗高根本没把这话当回事,色眯眯的看着凌霜,笑道:“美女,这话可不能乱说,这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不想被坑可以不来本店购物嘛,我又没逼他。”

凌霜嘴皮子可没这么利索,当即就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候,陆洲东却是笑了起来。

罗高皱眉:“小子,你笑什么?”

陆洲东扫了罗高和徐景龙两人一眼,淡淡说道:“我笑,你们有眼无珠。”

“你小子在胡说什么!”

“你骂谁呢!”

“一件真正的宝贝,却被当做下等货出售,这不是有眼无珠,又是什么?”

徐景龙当即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可真是要笑死老夫,区区一块拙劣玉佩,算得上是什么宝贝?”

陆洲东冷冷瞥了徐景龙一眼,冷笑说道:“出自西周的和田黄玉凤形佩,居然被你说是一块拙劣玉佩?徐朝奉的眼界,可还真是够高的啊……”

“你说什么?!出自西周?!”

徐景龙的一张老脸顿时变了颜色。

目光死死盯着陆洲东手中的凤形佩,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若这枚玉佩真的出自西周,那可就亏大发了啊!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罗高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扯淡!徐大师担任本店朝奉已有二十五载,期间从未打过一次眼,你小子才几岁,也敢对徐朝奉王家批评?”

这话点醒了徐景龙。

对啊!

老子干了一辈子的鉴宝师,怎么可能在这小东西上失手?

徐景龙当即硬气了起来:“小伙子,鉴宝一道水很深,别以为自己学了点皮毛就无敌天下了,你还小,还嫩的很呢。”

陆洲东轻声说道:“鉴宝一道,从不看年纪。”

“的确,这枚凤形佩的品相看起来很是一般,或许是因为前主人并没有妥善保管。”

“但,这并不能掩盖其出自西周的事实。”

徐景龙厉声叫道:“可笑的‘西周’二字,这要是出自西周,老夫把它给吃了!”

陆洲东冷笑不止:“就怕,撑死你!”

“你……”

陆洲东直接打断,冷冷说道:“前些时日,百宝街宝玉轩老板吕长云,召开了一场私人拍卖会,当中第一件拍品,便是一枚西周和田黄玉玉佩。”

“那枚玉佩,呈龙形之状。”

“乃是龙凤佩当中的龙形佩。”

徐景龙眼前一亮:“真有此事?”

罗高“切”了一声:“真有此事又能怎样,就算是真的,那也绝对不会是眼下这等次品的另一半。”

“那是正儿八经的西周和田黄玉,这又是什么垃圾?”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